新闻是有分量的

决战5G:美国为什么跑不赢中国?

2019-09-10 07:47栏目:观点
TAG:



过去一年来,特朗普多次对外表态,要求美国一定要赢得5G,我们不能允许其他国家在这个未来的强大产业上超越美国。


而在产业政策上,美国也正通过5G快速计划(5G FAST PLAN)等举措,全面加速5G布局,甚至动用国家力量,对中兴、华为等中国厂商展开了不择手段的全面狙击。


受此影响,正如德国伯恩大学报告《5G的地缘政治与全球竞赛》所指出,5G已经成为中美两个大国地缘政治斗争的关键焦点。


我们早已进入全球分工协作的时代,在通信产业上,中美更一直是优势互补,相互成就的产业生态。比如高通与中国手机厂商的合作关系,就早已密不可分。


如今,两国产业不得不走向相互独立、甚至彼此对立,无论对中国还是美国的产业来说,都将是巨大损失。


正如先贤所言,以战争求和平,才得和平存。中国只有5G不畏惧对抗,才能赢得对抗,乃至扭转对抗局面,重归双赢合作。


那么,如果一定要走向全面对抗,那么,这一场极其重要的5G产业争夺战,谁会更有主动权?


2017年1月24日,刚刚就任总统4天,特朗普就提名同为资深共和党人的阿基特·帕伊,出任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(FCC)的新任主席。


从此,FCC成为他们的传声筒,让这个领域的产业政策,按照特朗普的意愿,全面抛弃创新与合作,转向破坏与对抗。


在此之前,2015年通过的《网络中立法案》,确保了互联网这个最具创新力的行业,不会受到电信运营商、律师、会计和官僚等条条框框限制,被普遍认为是奥巴马执政时代,为美国留下的最重要立法之一。


然而,阿基特·帕伊上任仅10天,FCC就终止了对ATT、Verizon、Comcast等电信运营商的违反网络中立调查。


经这一役,特朗普和阿基特·帕伊将运营商统一到自身阵营,为后续的5G战略落地打下基础。


阿基特·帕伊称,5G快速计划是一个促进美国5G技术优势的综合战略。该计划包括三个关键的解决方案:释放更多的频谱,促进无线基础设施建设,法规现代化。


(1)自2019年12月10日起,美国将启动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频谱拍卖行动,总共涉及37GHz、39GHz和47GHz频段的3400M频谱资源。


(2)将成立一个资金规模204亿美元的乡村数字机遇基金,用于支持将来十年的乡村宽带网络发展,推动高速宽带网络铺设到美国乡村的400万个家庭。


5月20日,FCC宣布,支持美国第三大运营商T-Mobile和四大运营商Sprint进行合并,以加速美国5G网络建设。


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(CTIA)的报告称,在5G准备就绪的程度上,美国过去一年已经领先于韩国,与中国并列第一。


除此之外,自阿基特·帕伊上任至今,特朗普政府已对中兴、华为等多家中国企业展开狙击,FCC也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,否决了中国移动国际有限公司美国子公司的214牌照申请。


这部分成本,加大了运营商建设网络和推行普遍服务的难度,最终还会传递给用户,推高5G使用成本,影响5G的商用推广。


在此之前,2015年AWS-3频谱拍卖,运营商支付了440亿美元,2017年600M频段拍卖,运营商支付了约200亿美元。


更重要的是,包括中国和欧盟在内,在当前阶段,全球普遍是以Sub-6为发展5G的主要频段。


其原因在于,美国的Sub-6频段已经被政府和军方占用,无法用于5G。虽然美国国防部也已计划腾退中低频段,但这一工作至少需要3~5年才能完成。


所以,相对中国,美国发展5G的建设成本更高、技术挑战更大,网络的规划、建设与维护也更复杂艰难。


反观中国,不但已经优先通过Sub-6频段启动5G发展,更在最近下出了一步极具战略意义的妙棋:为广电发放5G牌照,从而将700M频段纳入5G发展的频谱资源池。


这意味着,中国未来将可以通过700M频段来低成本地完成5G广覆盖,再通过中高频段来实现热点地区的深度覆盖,从而更好地兼顾成本和用户体验。


在5G标准必要专利方面,根据IPLytics分析统计,截止2019年3月,中国厂商已申请的全球主要5G标准专利数量占比为34%,远远高于韩国的25%,以及美国和芬兰的各14%。


更重要的是,包括系统、芯片、设备、终端、测试在内的产业链所有主要环节,都有中国公司参与,并达到商用水平。


目前,全球能够提供完整端到端的5G解决方案的设备商,也只有中兴和华为两家,都是中国公司。


在5G终端方面,OPPO、vivo、中兴、华为、联想、小米等中国厂商,都已经正式发布并向运营商交付首款5G商用手机。


此外,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,4张牌照两张网等体制创新,中国既节约了5G的网络建设成本,也重塑运营商竞争格局,让广电、BAT等多方力量,更深入地加入到了5G的产业推进之中。


而美国虽然在集成电路、系统等产业链上游占据优势,但却缺少制造5G网络设备的公司,不得不高度依赖诺基亚、爱立信和三星等少数公司,5G的建网成本和运营成本都将高于中国。


这种短板,只能依靠企业自身发展,无法通过国家力量揠苗助长。但美国目前还没有任何企业,能在这个领域展现出争雄之力。


所以,美国做了一个饮鸩止渴的短视选择:既然无法在短期内通过建设自身扭转局势,那就通过定点核打击来破坏中国的产业链,期望将中国拉低到相近水平。


但这样简单粗暴的流氓行为,已经遭遇了华为、中国乃至全球业界的强大阻力。尤其是备胎计划的充分准备,令特朗普已经彻底失去了摧毁华为的可能性。


反而是美国,因为对国际技术合作和商业合作规则的肆意破坏,自身产业的开放道路,必将越走越窄。


与此对应的是,中国仍然坚持与国际厂商的开放合作,在全球范围内得道多助,不断发展壮大。


据工信部数据披露,截至2018年底,中国4G基站总数为372万个,超过全球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。


作为国资企业,中国运营商承担了大量的社会责任。其中重要一项,就是村村通的通信普遍服务。


而美国运营商都是私有企业,都是以盈利为目的,缺乏普遍服务的义务与积极性,所以无论广度还是深度,其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都远远落后于中国。


目前,FCC已经通过乡村数字机遇基金来提升运营商积极性,并出台相关政策推进基站建设。


但是,偏远地区的普遍服务,是一项需要多行业共同推进的,极其艰巨、复杂的系统工程,远非一个杯水车薪的基金就能扭转,也远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完成。


以中国的村村通工程为例,这个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农村改造项目,从1998年开始,前后历时20年,围绕公路、电力、生活和饮用水、电话网、有线电视、互联网等多个领域全面推进,仅工程总投资就超过1万亿人民币。


这些各个领域的村村通,形成了多维度的相互促进拉动。比如,交通的村村通,促进了其他工程的村村通,而电力的村村通,又成为通信、电视和互联网村村通的重要前提。


即使如此,在上至国务院和工信部,下至运营商和各级政府的持续推进下,中国也是直到2018年1月,才全面实现了100%村村通电话、乡乡能上网的通信发展规划目标。


而现在,美国如果没有其他基础设施领域的协同推进,仅仅在个别垂直行业施展力度有限的刺激手段,将很难带来规模性的实质改善。


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此前很多美国农村地区的小运营商,都曾大量采用华为设备来部署网络,在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后,这些运营商的业务也已经受到巨大冲击。这也将影响美国后续的普遍服务推进。


反观中国,通过铁塔公司统谈、统签、统建,运营商平等接入、共建共享,最终构建起了一个技术多样、主体多元、模式创新的通信基础设施供给格局,进一步加快了5G建网的速度,降低了5G建网的成本。


比如,在成都环球中心,中国首个三家电信企业共建共享的5G站点,仅用了1周时间,就完成了配套施工和设备开通工作,较传统宏基站建设模式缩短周期近60天,并为节省了单站超过45万人民币的建设投资和租金。


按照赛迪预计,在未来5年,中国将至少建设1140万个5G基站。这意味着,仅仅是铁塔共建共享模式,就将为中国节省千亿级规模的5G网络建设投入。


据官方数据,铁塔公司成立以来,4年多来建成220多万4G站址设施,新建铁塔共享率已提升到75%。


目前,铁塔公司还拥有195万个自有存量站址,并统筹社会资源,在全国储备了超过1000万个站址资源。这些资源未来都将全面服务于5G基站建设,乃至路灯、通信、交通、治安等多公众智慧服务的集中部署。


当然,FCC此前也已经制定了新规则,要求将5G的网络设备附着到公用电线杆上,以降低成本并加快5G部署的进程。


但是,由于美国各州政府都拥有独立的法律和行政权力,且土地以私有为主(私人所有的土地占国土面积58%),所以美国运营商的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推进,无论复杂度、成本还是周期,还是会远远难于中国。


5G的核心价值,在于与人工智能结合后,对军事,对工业,对医疗、对教育、对智慧城市等各个产业升级转型带来的价值拉动。


换句话说就是,任何一个国家的5G发展,都不会是孤立的,而是会与整个国家的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乃至各个产业深度融合,协同发展。


中国用户已经通过二维码,通过指纹和面部识别鉴权,通过支付宝和微信,建立起了普遍的无卡支付环境。而时至今日,美国用户还更习惯于使用信用卡。而这个环节的弱势,影响了网络消费闭环的打通。


中国的EMS、顺丰、四通一达、京东物流等平台,已经建立起一个年包裹投递达490亿件,甚至能实现晚上下单早上递达的超级物流体系;滴滴、美团、摩拜等O2O平台也在各个垂直领域,建立起了完善的线下服务生态。


而在美国,即使是最强大的联邦速递,物流的规模、效率和服务质量,都已经被中国企业拉开距离,O2O线下服务的生态更是远未成熟。


比如,在制造和消费领域,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产业集群和内需消费市场,并已经成为全球科技产品和服务一个重要的创新策源地。而美国在陷身产业空心化困局同时,用户对创新业务的接受程度,也已经落后于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。


比如,人工智能的发展,需要海量的数据来培训算法,而中国更繁荣的移动互联网生态,让中国拥有了比美国规模更大、维度更广的海量数据资源。


这种全方位的落后,不是特朗普喊几句口号,发几条推特,阿基特·帕伊制定几项计划,出几条政策,就能提起来的。


这些问题已经遍及美国的政治体制、所有制、企业实力、用户习惯等各个环节,令美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追赶和超越。


即使美国可能通过天地一体的卫星链等方式,在全新的维度上争夺未来通信的主导权,但那都是在更远的6G时代才会真正落地的遥远博弈。


至少在特朗普的任期内,至少在5G阶段,如果美国想要通过与中国对抗,来获得更大产业的主导权,那必然只会以失败告终。


所以,回到我们最初的观点,正如工信部6月6日在5G牌照发放时的表态,5G标准是全球产业界共同参与制定的统一国际标准,这个代表人类在通信领域最先进生产力的技术体系,是由来自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,超过660家成员公司和机构,乃至更多国际力量共同推动的,为了全人类未来的更美好生活而共同完成的。


面向未来,中国也还是会继续秉持开放、包容、合作、共赢的理念,与全球产业界携手推进5G发展,一如既往地欢迎国外企业积极参与我国5G网络建设和应用推广,继续深化合作。工信部说。


在这个过程中,在5G领域,中国同样是不愿战,但也不怕战。我们心怀最好的期许,但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。


而就在昨天,据路透社6月10日报道,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代理主管沃特已经致信美国国会,要求将限制中国华为的措施延期执行。


本文来自【麒麟信息网】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配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