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是有分量的

穿西装雨战西安马拉松 跑进四小时是种怎样的体

2019-10-25 19:42栏目:评测
TAG:



题记:“大头你西装跑的定装照呢?——要跑一次西装马的消息放出去很久了,以至于稍微熟一点的朋友都会在微博上这么提醒我。


立FLAG容易,完成难,自从九月初戏言西马要西装跑,在小圈子里就成了大家日常调侃我的TAG,打算穿什么西装穿什么鞋跑马也成了大家对我的日常问候,不知不觉间,穿西装跑西马,成了我的一堂必修课。


第三届西安马拉松10月20日举行,作为“地头蛇”的我,可以精心挑选一下要穿的西装——作为一个从业十年的律师,穿西装打领带早已经成为我日常工作的必须,这也多多少少增加了我西装跑马的底气——毕竟也算还是穿习惯的衣服跑。


面对一衣柜的西装,选哪一套跑呢,经过和几位跑友的讨论,我大致定下了如下思路:


1、 毛料的不行,如果出汗太多,吸汗后会缩水变型影响观感,而且会变得很重;


2、 不合身不行,之前看日本、澳洲的西装跑跑者,西装松垮的效果,不但不好看,而且反复晃动摩擦会加重跑步的负担,增加擦伤风险;


结合以上思路,我在衣柜里还真找到一件三四年前买的化纤面料、修身款、一千出头的某快消品牌西装。


至于衬衫,本想穿一件速干的,后来想扮相就扮全套,还是穿了日常西装内搭的棉质衬衫,配了领带和袖扣。


鞋子也是一早选好的黑色的UA跑鞋,这几天我看网上有很多人吐槽我为什么不穿皮鞋,我觉这也无可厚非吧,毕竟还是要保证跑完全程的安全性,说穿皮鞋跑全程的朋友,倒是可以自己去试试,然后也写一篇“皮鞋跑马教程”的文章。


赛前,领包、聚餐、带外地的好朋友到处逛逛,表面上波澜不惊,一如之前跑过的二十几场全程赛事一样淡定,实际上我早已内心翻腾了——担心、兴奋像两个聒噪的小人一样,轮流在我脑子里各自表演一番,偶尔还要混战一下。


比赛前夜发完定装照,关手机睡觉,比赛日一早已经收到很多朋友的鼓励,吃完早餐,深呼吸片刻,换装,别好号码簿,撸好油头,战战兢兢,还有点羞赧的走到酒店大厅,住在酒店的NoNo跑班的小伙伴们看到我,一下子全部围到我身边开始拍照,极大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。


走上赛道,除了有几位工作人员狐疑的几次确认了我的号码簿和手环,碰到几个相熟的跑友充分表达了对我这样跑马的诧异外,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,我顺利进入集结区。


7:20,即将起跑,突然,下雨了,这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所有的计划都要重新计算,之前预估的4小时内完赛在我内心OS中一下调整到“完赛就行”。


7:30,准时发枪,我随着人流过了起点,一反过往比赛见缝插针往前冲的的跑法,老老实实跟在其他跑者的后面,并小心的避让从后面冲上来跑者——万一一个不小心扯了裤裆,这就得光着腚跑40多公里了。


进了南门,拐过钟楼盘道,进入西大街,我第一次听到了贯穿全场的我被叫到最多的一个新外号“西服哥”——一个胖胖的大哥大喊一声“呀,西服哥,西服哥加油!”,我不好意思的招招手,迅速跑过。


雨越下越大,西装衬衣从上到下,从里到外迅速的湿透,紧紧的黏在身上,这样虽然有点不舒服,影响呼吸,但却有了一种皮肤衣的体感,赛前担心的摩擦问题全然不存在,想来也和衣服修身有关,我振奋精神,拼命的倒着被西裤束缚住的小碎步往前跑,第一个10K完成,我抬表一看,49min,还不赖啊。


10k跑完,对穿西装跑完全程基本有了底,为了不至于太浪,我保持住一开始的速度,一路跑过唐延路、电子城、纬二街,看到大雁塔,进了景区,这一路上,赛道两侧观战的市民越来越多,真的是不得不赞扬西安人民,这么大的雨,冒雨观战,热情不减。一路上,我也一直都听到西服哥加油的声音,进站补给,志愿者也对我竖起大拇指。路上还遇到很多跑者,在得知我也是跑全程之后,也纷纷在惊讶之余表示鼓励。


等跑到大唐不夜城,半程计时点,我看了一眼表,1小时44分,豁,这要是西装也能330,那也真的是可以吹一阵子牛了。这时候,新的问题来了,雨这么大,西装本身就比运动服沉,在跑了二十几公里之后,充分吸收了水分的西装在此刻仿佛一个大水袋被我背在背上、抱在怀里、绑在腿上,好沉啊,加上曲江本身地势起伏比较大,有一些坡道,我的配速迅速下降,20k-25k这5公里配速直接跌到了530。


好在我心态毕竟佛系,西装跑嘛,享受比赛为上,我开始顺势放慢了脚步,增加了和观众的互动,继续在各种西装哥、领带哥、西服的称谓中,缓缓向前。


今年西马调整路线,太华路不再笔直进入大明宫,而是拐了个弯到了经九路,没想到这个弯一拐,就给了我一个超大的满足感——此处作为西安的一个大的居民区,两侧加油的群众应该算是整个42公里最多、最热情的,我一进入经九路,立刻引起了两侧热情的欢呼和加油声,我也张开双臂上扬,观众加油声更盛,我像个明星一样,过足了瘾。


和后程遇到的小伙伴继续向终点进发,38公里左右,雨势逐渐转小,我也经历了衣服越来越沉,从而导致步子沉重抽筋的所谓撞墙期,不过根据表时推算,完成时间进入4小时问题也不大,就半是慢跑半是快走的进入了大明宫。


拐过标识距离终点还有600米的拱门,终于看到终点了,顺顺身上的西服,理理被大雨冲刷过后起飞的发型,一路小跑通过终点,抬表一看,3小时50分,完美实现赛前目标。


在终点志愿者掺杂着讶异、佩服(我自认为的)、好笑的神情中迅速领完奖牌物资,谢绝了终点的采访记者,取完存衣包后,我钻进更衣室换下了身上的西装丢掉,一套变装出来,我又回复到“严肃跑者”耿大头,泯然众跑者了。


全程结束,整理思路,再来想想西装跑的初衷,除了是因为在家乡比赛,满足西装跑的准备工作要求之外,确实是为了一系列的致敬——致敬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、致敬中国恢复律师制度40周年、致敬西安市律师协会成立30周年、致敬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成立20周年,也庆祝我自己律师职业10周年。作为一年有将近300天都要西装革履去工作的职业人,穿职业装跑一次马,也算是让工作和爱好来一次互联互通吧。


最后,很意外的红了,跑步五年,COS一次居然成为大龄网红,要感谢关注和鼓励,也感谢质疑和无端谩骂,马拉松是知易行难的运动,鼓励会让我更有动力奔跑,质疑和谩骂也只需要用脚步去回击。好了,跑马生涯,一次西装马足矣,下次马拉松,我要继续严肃奔跑,快乐享受。


本文来自【麒麟信息网】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配合